【低视力】开不出“妙方”的英国政党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郝曦   2016.03.15 11:33  浏览1594
摘要:最近,听BBC广播电台的节目有一句话给我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Most men lead lives of quiet desperation and go totheir grave with the song still inside them.” 翻译成中文意思是“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告别世界时他们还没有把心底的歌唱出来。”

最近,听BBC广播电台的节目有一句话给我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Most men lead lives of quiet desperation and go totheir grave with the song still inside them.” 翻译成中文意思是“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告别世界时他们还没有把心底的歌唱出来。”这是美国十九世纪的哲学家、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亨利·戴维·梭罗在他的散文集《瓦尔登湖》中的一句话。他对人生并不悲观,而是觉得每一个人都应享有机会和条件发挥自己的潜能,社会和国家有义务为此创造条件。这其实是任何社会或任何时代人们来衡量某一个政府成功与否的重要评估标准。政治家和经济学家往往喜欢拿宏观数字来说事,但是我觉得每一位公民在社会中遇到的酸甜苦辣更能说明问题。


今年五月份英国将举行大选。竞选活动开始,不少人在琢磨:由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组成的联合政府过去五年对残障人到底做了些什么?竞选的党派哪一个最能代表残障人的利益?作为英国的选民及残障人士我现在对这个问题挺迷惑的。每一个党派都宣传他们的政策,给出各种承诺,但至于他们的诚信和优点却很难作出判断。当然残障人也是普通选民,我们关心的问题很广泛,不仅仅考虑与残障相关的政策。不过我们的观点多少会反映我们的生活经历。为了更了解英国残障人对这次大选的希望和担忧我征求了几位朋友的意见。

Meredith是一位盲人,工党执政时他曾经当过十多年高级公务员,十分了解英国的福利及医疗政策。他很坦率地说:英国残障人现在最关心的是基本生存问题。三十年来无论是工党还是保守党执政,每一个政府都支持残障人平等、社会融合、合理便利等基本原则,为此政府的福利开支一年比一年高,他们觉得这都是应该做的。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改变了这个趋势。2010年联合政府上台,他们开始裁减政府开支。以后不论哪个党执政也都会做出一样的决定,这一定会影响到残障人的生活质量。


在逐渐老龄化的社会中残障人一年比一年多。据BBC的报道,英国选民中已有20%是残障人,这么大的比例对大选的结果显然有一定影响力,在一些选区更可能会是决定性因素。2010年大选后有不少残障选民表示投票对他们有些困难,有的人只能在投票站外面的街上投票,这严重违背了投票的隐私权。还有一些视障人不愿意依赖助手帮助他们画叉。18岁以上的英国公民都有投票权,因此今年大选前英国选举委员会承诺要加强投票无障碍,包括改造投票站让轮椅更容易出入、为智障人士提供每个党派选举纲领的简易版等措施。

但是残障人更可能投票支持哪个政党?对这个问题并无明确答案。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英国残障人的生活有了很大改善,无论是工党还是保守党执政,为了推进残障人福利、社会平等、融合教育、独立生活、消除歧视等问题各个政府都颁布了相关政策,残障人权利运动的要求在政府层面和社会政策上逐渐获得了实质性的呼应。一般人会认为英国的工党是福利党,因为其政治理念是民主社会主义。二战后它积极颁布了公费医疗、养老保险、失业救济等福利社会的核心政策。到了七十年代以后英国所有党派达成了基本共识:残障人是平等公民,为了使他们在社会、教育、就业等领域能获得平等权益,国家和社会要提供适当的扶持和福利,如学校的资源教师、社区服务、残障生活补贴、无障碍设施等。1995年的《残障反歧视法》(DisabilityDiscrimination Act) 为残障人的平等权利树立了具体法律保障。福利和权利是相辅相成的:实现残障人平等和独立生活首先要提供合理便利和无障碍设施,而这需要一定的财政投入。

作为世界最富有国家之一,英国承担得起残障人平等的支出。大多数人认为这种投入是合理的:它不但有利于创建公平社会,而这种投入长期以来也产生社会财富,使每一个人能够发挥他/她的潜能。三十多年来这是英国残障人政策的基本原则和逻辑。

然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严重威胁了英国的福利制度。2010年大选中没有一个党派获得绝对多数,结果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联合执政,保守党领袖卡梅伦担任首相。新政府的主要政策是要恢复经济稳定,减少政府债务,为此他们实行了前所未有的紧缩政策。社会福利、教育、法律援助、BBC广播等方面都遭遇了卡梅伦先生的砍刀。据最近的新闻报道,保守党如果再度执政,它想在五年之内再减少120亿英镑的社会福利开支,这意味着残障人福利将会大幅减少。

2015年大选前,几个主要党派都说他们要减少政府开支。不过在野的工党以及苏格兰独立党和绿党同时表示,不应该压缩福利,而应该增加对富人和企业的税收。这些党派称福利是一种社会投资,有了适当的条件和支持之后残障人才能与其他公民一样创造社会财富。他们批评说保守党卡梅伦等人代表的只是大资本家和社会优越阶层,并不了解大部分民众怎样过日子。其实卡梅伦本身对残障有过直接的体会:他的儿子是严重的脑性麻痹,六岁夭折,这无疑对卡梅伦的人生有巨大的影响。尽管如此卡梅伦一直强调残障人不应该依赖于国家福利,尽可能要让他们进入劳动市场,这就引起了很多残障机构的反对,认为保守党在找各种借口来减少开支。

有一天晚上几个政党领导人在电视上进行激烈辩论。同过去的明显区别是几个小党派声音都很响亮:除了保守党和工党之外,自由民主党、绿党、苏格兰和威尔士的独立党以及反对欧盟的英格兰独立党都参加了辩论会。每一个党享有同等的发言权,观众提出了尖锐问题,气氛十分热闹。但在两个小时的激烈争论中,只有绿党提到了残障人政策。作为普通观众我还是很难判断出哪一个党派最有说服力。我过去一直投工党的票,从骨子里不太可能支持保守党。但是这次大选没有一个党派对我们目前面临的复杂问题有什么妙方,也许最好的大选结果是组成多党联合政府,让包括残障人在内的各界社会人士一起来寻找可持续的新方向。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