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展望-《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5》之变化三【各级政府初步建立残障视角】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一加一   2016.04.11 10:52  浏览1105

转载本文请注明作者出处


"十三五“展望-《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5》之三大变化


恩格斯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由种种联系和相互作用无穷无尽地交织起来的画面,其中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动的和不变的,而是一切都在运动、变化、产生和消失。

雨果说:进步,意味着目标不断前移,阶段不断更新,它的视野总是不断变化的。

我们说:变与变化,趋势就在那里,但是不要让我们等太久,更不要倒在变化来临之前。

有人期待变化,有人恐惧变化,有人迎接变化,有人躲避变化……当我们还在犹豫应当以何种心态应对变化之时,当“不断缩小残疾人生活状况与社会平均水平的差距”写在中国残联“十二五”规划中之际,2020中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已经实实在在地来临。这是我们5年之后无法回避的结果,于中国残障事业而言是非常艰巨而重大的任务和挑战,唯有变化得以应对和实现。于是,我们充满艰辛和信心地确定2020来临时中国残障领域的四大变化,我们更期待与诸位共同见证变化的实现。


变化三【各级政府初步建立残障视角】


从“残疾”转变到“残障”,从慈善视角、个人模式向权利视角、社会模式转化,确定“人人享有发展”的长期目标,这些不仅是我们的良好愿望,更确信的是,变化的到来将会在“十三五”期间呈现,那么如何实现这些变化呢?这是一个非常现实而又极其紧迫的问题。

2015,对于中国妇女事业的发展,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年。20年前的1995年,在中国北京召开了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在那一年之后,中国妇女运动开启了新的篇章,全国妇联、民间妇女组织开始了更为有效的性别平等运动。今年,在全球范围内广泛举行了围绕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召开20周年即“北京+20”的各种纪念活动,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在联合国全球妇女峰会上主持并发表讲话。观察发展了20年的中国妇女事业的成果,分析其发展的理论基础,梳理其发展的脉络和路径,我们似乎找到了上面问题的答案,找到了让变化发生的基础和动力。

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妇女运动的理论基础就是社会性别(Gender)理论,它发端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是在女权主义运动的实践中发展起来的一派理论,并成为对女权运动起到重要指导作用的核心观念体系。“社会性别用以区别男性和女性的生理性别”,这种区分意在说明——男女所扮演的性别角色并非由生理所决定,而是由社会文化所规范的。

社会性别理论的任务就是解构男性话语,对男性话语主导的政治重新进行审视和界定,从而解构现实中不平等的两性关系,重建整个社会关系和社会制度。

社会性别理论把两性关系作为最基本的社会学关系,认为它是社会关系的本质反映,从分析两性关系入手可以发现社会关系和社会制度的根源和本质,从而将社会性别理论变成强有力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的分析工具。社会性别理论以社会性别差异、社会性别角色塑造和社会性别制度为主要内容,矛头直指长期存在的男尊女卑的性别误区和无视社会性别的性别盲点,并由此深入揭示了这种差异和不平等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制度根源。

社会性别理论要求,一是用变化发展的眼光看待社会性别,二是将女性视为发展的主体,三是反对孤立地研究女性和女性问题,四是注重不同政策或项目中对男女两性影响的分析。

社会性别概念的本质,是要打破歧视女性的合理性。社会性别视角即以社会性别观点来观察社会,发现哪些女性对男性的依附性事实或歧视女性的事实被视为当然合理,导致了对女性发展、人格、利益和权利的损害。从某种意义上说,社会性别视角就意味着发现、批评和改造社会或文化中的性别歧视。

我们将社会性别理论的基本内涵以及社会性别视角的定义等内容一气呵成地描述出来,意在使大家发现并思考——如果,我们简单地将上述内容中的妇女、女性换成残障人,将男性、女性换成健全人、残障人……是不是上述理论大多适用于残障领域呢?很明显,社会性别理论与残障领域的社会模式、权利模式的逻辑框架、文本表述十分相似!当然,我们在做具体分析研究的时候,不能如此简单地代替,但至少是值得参考和借鉴的。

1980年中国政府签署、1981年在中国生效的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下文简称:《消歧公约》),是联合国在1979年通过的旨在消除对妇女的歧视、争取性别平等制定的一份重要国际人权文书,以保障妇女在政治、法律、工作、教育、医疗服务、商业活动和家庭关系等各方面的权利。中国是最早的缔约国之一。

1981201534年间,伴随中国改革开放进程的中国妇女事业所取得的重大成绩有目共睹。2008年,中国政府加入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其宗旨是促进、保护和确保所有残障人充分和平等地享有一切人权和基本自由,并促进对残障人固有尊严的尊重,这同样与《消歧公约》的宗旨相同。由此,我们更有理由和信心确信,各类少数社群追本溯源,万变不离其宗,只是我们才仅有7年的发展时间。

我们有了足够的信心,再看推动中国妇女发展的一个重要手段和目标,即促进各级政府建立社会性别视角,建立社会性别视角的评估指标体系,更为简单粗暴地表述是:“当官当政的在做决策时别忘了妇女。”中国的环保领域也是通过增加地方官员的问责制度才逐渐得到重视,此后才发生改变。于是,我们更为大胆地发声:“官员们在做决策时别忘了残障人!”我们确信:在“十三五”期间将促进各级政府逐步建立残障视角。

为什么建立残障视角?目前中国政府部门的体制改革,就是要打破部门格局、部门利益,高效协作,建立服务型政府。残障人事务更是中国政府的责任和义务,而且这一责任和义务具体到所有的部门,这是全世界的普遍规则。如果残障事务不能成为中国各级政府部门工作的有机组成部分,把残障人的事务“另类”处理,就必然有没完没了的部门障碍,看不到残障人在经济、社会、文化生活方方面面准确、详细的数据、现状和挑战,更不能做出系统、精准的与残障相关的决策,使各种法律法规在残障事务方面互废武功

中国残联名誉主席邓朴方先生有句名言:“不是不人道而是不知道不是不理解而是不了解。”这正是对缺乏残障视角这一状况的最好诠释。事在人为,事不明,人以何为?当然,将“残障”作为多学科专业全面研究、解读和定义“残障模式”,目前还没有得到政府、学界等广泛的认同。目前,在中国第一个提出、研究和推动“残障模式”这一概念的机构,也仅仅是一加一残障人公益集团。

空白即机遇,空缺即发展。虽然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在中国实施至今仅仅7年,比照《消歧公约》34年的发展时空差近5倍的时间,但这对于《残疾人权利公约》重要推动国的中国而言反而是巨大的发展机遇,更是中国政府获得国际残障人事务话语权的突破口之一。残障视角,唯有在中国各级政府官员那里落地生根,其后才能花开遍地,这个过程需要各方合力,并以开放的心态努力推动。

“十三五”,奋力拼搏五个春秋,我们现在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更加接近小康这个包括残障人在内的全民族执着追求的梦想。残障视角,是历史赋予我们的选择,我们唯有不辱使命,奋勇向前。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