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展望-《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5》十大猜想之【中国残联代表中国政府在国际间建立新的残障联盟】

来源:有人杂志   作者:一加一   2016.04.28 16:50  浏览370
摘要:1+1等于2,这不是猜想;1+1为什么等于2,这就是一个伟大的猜想。有的猜想被验证为正确,成为了规律;有的猜想被验证为错误,成为了教训;还有一些猜想,正在验证过程中。

"十三五“展望-《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2015》之十大猜想


1+1等于2,这不是猜想;1+1为什么等于2,这就是一个伟大的猜想。有的猜想被验证为正确,成为了规律;有的猜想被验证为错误,成为了教训;还有一些猜想,正在验证过程中。

实现猜想的途径,可以是探索试验、类比、归纳、构造、联想、审美以及它们之间的组合。当然,猜想一定是以既有的客观事实为根据,包含着以客观事实为基础的可贵的想象和推理成分。

未来的五年,给了我们足够的猜想空间。建立在“十三五”规划基石上的中国残障人发展事业,将会迎来多少甘霖、多少芳华、多少新生?将会出现哪些或令人欢欣鼓舞、或令人品评体味、或令人五味杂陈的机遇和挑战?

猜想,当然盼其能够实现;猜想,若有落空亦无妨。这下述猜想,彰显着我们的态度、我们的担忧、我们的期待。


猜想九

中国残联代表中国政府在国际间建立新的残障联盟

1988年成立后的中国残联,先后加入了康复国际(Rehabilitation International)、残疾人国际(Disabled Peoples International)、世界盲人联盟(World Blind Union)、世界聋人联合会(World Federation of the Deaf)、融合国际(Inclusion International)等国际组织,成为其国家级会员。随着2008年全国人大批准中国加入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之后,中国残联代表中国政府逐渐登上了国际舞台。

最近几年,中国残联及相关重要人物在国际舞台的曝光率愈来愈高,在《2014中国残障人观察报告》中也预测到这点,其中有4段都涉及到中国残联在国际合作方面的工作,并在趋势预测中大胆提出“中国残联在国际社会发声的频率增加”。时针指到一年之后的2015,在“十三五”规划的5年周期,我们更加大胆地猜想:中国残联代表中国政府在全球建立新的残障联盟。

从目前的相关活动分析,中国残联在残障领域的国际合作依然使用着熟悉和擅长的策略,以资金扶持为先,换取国与国之间的支持,建立合作伙伴关系。2013年,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在联合国残疾与发展高级别会议上曾经呼吁“在加强传统的南北合作的同时,加深南南合作,充分发挥国际多边合作机制的作用,将残疾人问题纳入全球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议题。”2015年,我们看到了这个呼吁的渐次实现:首届中国-东盟残疾人论坛在广西南宁的举行、亚欧会议框架下残疾人合作暨全球辅助器具产业发展会议的召开、亚太经合组织北京会议成果落实进展报告2015的发布。从上述工作中,我们更加清晰地梳理出以“经济”、“南南合作”、“南北交流”、“残障视角”为关键词的国际合作发展路径。同时,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中明确提出“提高我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构建广泛的利益共同体”。从中国过往参与全球经济合作的经验看,仅仅是经济援助并没有得到所期望的成效,中国残联代表中国政府在残障领域的国际事务合作,肯定会得到两方面的经验和教训。

此外,国际残障人运动发展至今,无论是全球性,还是地区性的,都已经建立起残障人国际联盟或组织,定期召开各类主题的论坛、会议及培训,比如每两年一届的“亚太地区残疾人论坛”等。即便残障领域的国际交流不如妇女、环保、扶贫、教育、艾滋病等领域活跃,但是未来可期待的活动一定不会少,因为自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正式生效以来,该领域内国际的和区域的工作才刚刚开始。那么,中国残联如果想获得国际话语权,除了前面提到的“残障视角”以外,我们猜想这个突破口落脚点在于建立新的残障联盟。

2014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第七次缔约国大会选举产生新一届残疾人权利委员会委员,中国残联的尤亮(肢残)代替之前的中国籍委员杨佳(女,视力)入选该委员会,任期4年。同年张海迪当选康复国际侯任主席,将于2016年上任。如果这些算作突破的话,也仅是遵循现有框架下的点对点突破,无论是委员还是主席,即便作用再大,也是遵守固有原则。

我们发现自2008年之后各国的残障事业进入到加速发展阶段,推动这种加速发展的核心动力是残障自助组织即DPO,他们以《残疾人权利公约》为理念,由残障人发起组成并管理运营,代表着残障者自身的权益,并且所开展的工作与其残障社群的利益保持高度一致,不同国家地区的DPO,也已经建立了连接与交流,分享彼此在各国开展工作的经验。只是,当下整个国际社会熟知NGO/NPO/CSO,对DPO的认知度普遍较差。资助、区域合作、地区联盟等发展型工作也基本没有开展。也正是因为各国DPO发展不均衡、DPO本身专业度不强,也就不可能大面积的建立以DPO为核心的国际联盟或网络。

中国残联与肢体、视力、听障、智障及亲友、精障及亲友等五大专门协会的关系一直很微妙,现如今中字头的五大专门协会已经独立注册,各地方的专门协会也在逐渐注册之中,这些可以定义为官方DPO。同样,中国残联与中国民间残障领域的DPO关系更为微妙,一直保持关系,但似乎彼此间的信任感一直没有建立起来。此外,中国本土DPO机构一加一,在2012年联合国审议中国政府《残疾人权利公约》履约报告期间,公开的、独立的、非官方的向联合国递交了中国残障领域发展的民间报告,这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即使在国际社会,这样的民间报告也是屈指可数。同时间,香港和澳门地区的DPO也递交了民间报告。之后,一加一被亚洲地区多国学术研究机构、民间DPO等邀请就撰写民间报告做能力建设培训。鉴于中国的社会环境,我们可以勇敢地说,中国本土的DPO,本着双赢共建的原则和策略,已经走在了全世界范围内DPO发展的前列。

至此,无论是“残障视角”还是“DPO联盟”,目前都是中国乃至全世界残障事业发展的空白或薄弱环节,历史的机遇在于此。担负着中国政府的委托,在国际残障人事务获得话语权的中国残联,能否审时度势,做出选择并采取行动,选择权不仅在于中国残联,也包括中国政府对民间社会的重新定义,社会体制改革的态度和力度,以及处理国际事务的自信和智慧。

钥匙和锁都在那里,“十三五”坐等开锁之人的到来!


分享给朋友: 
称呼* 邮箱   评论*